猫眼历史最低,《宝贝儿》真有那么差?

浏览量:76 次


“5.4,据说是猫眼史上最低分。割裂的社会。”10月19日,《宝贝儿》公映当晚,导演刘杰在一个微信群里无奈地说。


众所周知,猫眼、淘票票等电商平台,因为推动“售票”的需要,往往在打分上较文青扎堆儿的豆瓣更为“宽松”。因此,这次5.4的低分,真是有点让人大跌眼镜。


不管这事儿到底是不是杨幂的“黑粉”作祟,我们还是想再聊聊这部让她“脱胎换骨的”电影。


时至今日,猫眼评分依旧“坚挺”


在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平遥国际电影展首映后,《宝贝儿》上周末正式上映。影片不仅是让杨幂拍起了艺术片,演绎一个女清洁工的人物形象,更是将关注的焦点放到残障儿童题材上,以现实主义的美学手法带来对社会、对人性的反思。

 

豆瓣网友“我爱罗宾”的评价,我认为比较具有代表性:

 

“从杨幂的角色就可以看出这是一部非常克制的电影。从头到尾导演都没有站在上帝视角去说教而是选择给观众思考空间,生与死的命题潜移默化地走进观众的思想。留白够体贴,同时题材也很值得关注,这正是当前国产电影最需要的”。

 

尽管作者并没有明确地指出“最需要的”是什么,但无疑是影片的这种现实主义题材及比较冷静的叙事手法,既让人感受到生活的喜怒哀乐又有所反思。


因此,固然《宝贝儿》也存在不少问题,比如杨幂的“南京普通话”就时常让人出戏,但毕竟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里,这类关照现实和人性的电影,还是非常需要的。

 

 

“一直以来,我都对没有答案的问题更感兴趣。当自己深入去调查去了解这个问题和这个群体的时候,我发现我也无法得出答案,有人会站在江萌一边,也有人支持孩子父亲。”导演刘杰如此的阐述这部自编自导的新作,而《宝贝儿》的题材故事,则是源自于他十多年前的一个朋友的经历。

 

与很多新世纪后涌现的新一代导演相比,刘杰的最突出特色便在于对现实题材的关注,并深入的展示了这背后的情与理交织的冲突、矛盾,引人反思这背后的人性、社会现实等。


如他早期的作品《马背上的法庭》、《碧罗雪山》,前者借助于一个乡村法官不辞辛苦下乡普法的故事,既有趣味盎然的人性冲撞,也穿插了让人黯然神伤的爱情;后者则是一个发生在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的农村的题材故事,充分的展示出现代人的需要与传统的社会组织、图腾信仰等之间的矛盾。


简单的对与错的二元对立,并非是刘杰作品所想要表达的,实质上更多是现代社会的冲击下,人性的矛盾冲突。

 

现实主义的题材故事素来是国产电影的取材所好,并涌现出众多的佳作,从三四十年代的《神女》、《马路天使》、《一江春水向东流》,到八十年代的《天云山传奇》、《芙蓉镇》,再到今年来的《暴裂无声》、《我不是药神》、《宝贝儿》等,创作者从现实生活里提取故事灵感,再艺术化的呈现出来,且杂糅了对于现实生活的思考或追问。

 

如《我不是药神》,尽管绝大部分人都不会遭遇那么严重的疾病及需要那么昂贵的救命药,但生老病死是每一个人都在经历的事,而看病难、看不起病之类的话题更是刺痛了很多当下人的心,于是,原本那个轰动一时的案件,在编导文牧野的处理下,演变成一个原本带着私心的“奸商”到醒悟后的人性救赎,穿插其中的则是一个个个性鲜活的小人物的喜怒哀乐甚至是无奈、呐喊。

 

 

即使是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很多看起来华丽光鲜的生活背后也可能充满着血与泪,各种的心酸无奈。


按照导演刘杰所说,《宝贝儿》的故事原型是十多年前他的朋友,在当时原本是过着无忧无虑的中产生活,但初生婴儿的残障,在他们决定还是努力救助这个孩子后,几乎是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不仅仅是手术费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日常生活里的小心翼翼的照料等,甚至还要忍受旁人的异样的眼光。

 

大部分的国产片虽然也会选择现代都市为背景,但往往是表现青年男女的都市爱情,且很多人物都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般远离现实,而可喜的是今年不仅是涌现出一批类似于《我不是药神》、《宝贝儿》、《找到你》等这类现实主义的作品,且口碑较为不俗,甚至取得傲人的市场成绩,折射出观众对这类题材作品的需求。

 

 

 

“当前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似乎缺失了表现、批评社会现实政治文化的广度和深度,理性的沉思逐渐让位给了更柔化的处理,尖锐的社会问题在故事中得以想象性解决,有学者将此称之为‘积极现实主义’,其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这些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现在大多有意向商业化靠拢,借鉴类型电影的叙事经验以期获得市场的认可,且开始将市场化和观众的观影趣味结合进来,因此,现实主义的批评锋芒或多或少被削弱了。”

 

最新一期的《电影艺术》的焦点,就在于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国产电影的美学变迁,特别是源远流长的现实主义。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里,借鉴类型片的叙事经验并不可厚非,而无论是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还是刘杰的这部《宝贝儿》,也都算是今年国产现实主义题材的新作,甚至是有更深的人性反思。 

 

现实主义的艺术手法并非是单一化的,而在上百年的电影史里也涌现出新现实主义、健康写实主义等亚类型,且现实主义并不一定就等同于要多么锋芒的批判现实,比如许鞍华的《天水围的日与夜》与《天水围的夜与雾》,尽管都是现实主义的剧情片,但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面貌;而即使是八十年代轰动一时的“谢晋模式”,也存在着不少过于简化的刻画人性的偏颇之处。

 

人是很复杂的生物,人性也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而是复杂、多元化的。因此我认为,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不应该过度地人为拔高美化或者丑化,而是更关注于人性的深度与广度。

 

 

《我不是药神》在一定程度上也淡化了人物原型的经历,而将主人公刻画成一个更为普遍性的带着点自私心的商人形象(原型人物开始是出于自己的治病需求),他的言行变化,也正是人物的成长过程蜕变的过程,包括他最后的以超低价将手头的药物售出,夹杂着这个人物在经历了种种人事变迁后的自我救赎。

 

而《宝贝儿》则是以更为内敛、更为沉着的叙事手法讲述这个让人无奈而唏嘘的现实生活故事。


因为自身的成长经历与磨难,杨幂扮演的女主人公江萌苦苦的寻找残障婴儿的家长希望他们能够继续救孩子,但沉重的现实问题则是患者家长所不得不考虑的事,两者之间在长久的压抑后迎来了一次大爆发,但现实的残酷之处就在于,不是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好结果。


而编导刘杰的聪明之处也在于,这个事情(包括现实里很多事)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不同处境下的不同的人,或者是隔了一段时日后的同一个人,对于某件事某个人的看法、给出的答案也可能很大的不同。

 

 

当年的汉娜·阿伦特便是在战争的生离死别、战后的审判里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对人性的看法,然后写出了流传至今、影响深远的人性的“平庸的恶”。

 

而我们的国产现实主义影片,较为缺乏的也正是这种对于根植于现实生活深处的人性的追问,无论是善或者恶。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宝贝儿》还是值得推荐和研究的文本。如果仅仅只是因为杨幂自身引发的争议,就被打上了“猫眼史上最低分”的烙印,那真的是有点冤枉了。

推荐 |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猫眼历史最低,《宝贝儿》真有那么差?